[鮑 方·Bow Fong] 鲍方:香港进步电影的丰碑

2006年09月25日  03:48    深圳特区报  

一代影视艺术大师鲍方日前仙逝。此前,本报特约撰稿人曾数度采访过这位受人尊敬的银幕前辈,从他讲述的前尘往事中,我们重温了一个时代的辉煌——

鲍方:香港进步电影的丰碑

当我两年前去探访一代电影大师鲍方时,他正在香港一家安老院静养。这位看似平常的不凡老人,在这红尘滚滚外的一个角落,似乎已被人们遗忘。而实际上,他的众多作品,让观众无法淡忘他的名字,他的神思,同样牵挂着他所挚爱的影视事业和无数热爱他的影迷。在这样一个安静的下午,多年的电影往事,从他口中娓娓道出。

从抗战戏剧到进步电影

鲍方原名鲍继焕,籍贯安徽,1922年11月13日在南昌出生,1947年从广西大学法律系毕业,后成为著名演员。鲍方多才多艺,抗战期间参加不少宣传抗日的话剧演出,当时一起宣传表演的还有红线女。

1948年初,鲍方由桂林南下香港,经当时艺术界的重量级大师欧阳予倩的热心介绍,让他找到中国电影界的元老级人物卜万苍导演,卜导演看中鲍方的聪明和才能,特别举荐他加入香港永华影业公司。

当时,担任“永华”公司编剧主任的欧阳予倩,带着小徒弟鲍方四处拜客,欧阳予倩向别人介绍鲍方时,就颇为得意地说:“这是我的学生。”卜万苍还主动让鲍方与“永华”公司签订长年合约,一心沉迷演艺术的鲍方,就在众恩师的提携下,正式跨进了香港电影圈。

进入“永华”不久,鲍方被派加盟该公司的创业巨制—《国魂》剧组,在该片里扮演一个老狱卒。当得知主演这部影片男主角文天祥的是他最为敬佩和崇拜的大明星刘琼时,心里就别提有多么高兴啦!第二年,鲍方再次意外地和刘琼一道,并且还破格提升,担任了《大凉山恩仇记》的男2号。可惜没多久,永华发生变故,鲍方抱着吃定这碗“戏饭”的决心,就单枪匹马地一个人在外面搞独立制片,也接拍了很多其他小公司的电影。那段时间,主要讲究经济效益,所以,拍出来的影片,多半都是粗制滥造。为此,一心崇尚真正电影艺术的鲍方,似乎迷失了方向,他直感到越拍越迷茫,内心矛盾重重,但又不能赌气地撂挑子不干,毕竟还要养活老小一家子人。

万般无奈之际,鲍方利用空暇,独自跑到广州,找到了恩师欧阳予倩。新中国成立后,欧阳予倩放弃在香港的一切荣华富贵,应邀回到北京,担任了中央戏剧学院的院长。这一年,他和京剧大师梅兰芳率领中国京剧团到日本访问演出,在途经广州的时候,鲍方闻讯后特意从香港赶来,直截了当地对恩师表达想回到国内工作的迫切愿望。欧阳予倩思忖了片刻,拍着爱徒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鲍方说:“你不要回来,因为外头的文化人那么少,外边需要一些有心人开荒,搞一些好的电影艺术文化嘛,你们的作用比在国内更大。”鲍方静下心来,遵照恩师的教诲,又心情豁然开朗地回到了香港。

舍弃高薪加入“凤凰”

1954年,鲍方加入了凤凰影业公司。“凤凰”公司受新华社直接领导,“凤凰”公司创业之初,一穷二白。鲍方在外边跑单帮拍片,每一部戏是港币4万元,每年要上四部戏,那就能挣上16万元。当时,一间新房才卖到3000多元港币,鲍方的收入可以过上很富裕的生活。而加盟“凤凰”公司,一个月的工资还不足1000元钱,但鲍方却甘当追求艺术的苦行僧,他反而认为以前拍那种赚钱的戏,精神上是很痛苦的。就是凭借着真挚的理想,使得鲍方始终如一地坚守在自己理想的一方圣地,不为金钱、功名所动摇,

自从1954年加入“凤凰”公司以来,鲍方在此轰轰烈烈地大干了三十余年。由于拍片计划扩大,编导不够用,鲍方就发挥自己多才多艺的特长,经常写些文学剧本,兼做编剧。然后,就跟着朱石麟干起了副导演,其间又一部接着一部地与陈静波联合导演,但主要任务是协助朱石麟在一起拍片。

1963年,在电影界已经声名鹊起的鲍方,把一出福建名称“莆仙戏”的地方小戏《春草闯堂》,改编成为古装喜剧故事片《假婿乘龙》。结果,影片在香港、星马泰等地公映,好评如潮,轰动一时,鲍方一鸣惊人,也打响了“凤凰”古装喜剧的金字招牌,从此,鲍方演而优则导,全面开花,才华尽显。

影片《画皮》一炮而红

在鲍方辉煌的银海生涯中,有许多精彩的电影代表作值得大书特书。1965年,由他编导的彩色古装恐怖片《画皮》,就是其中颇为引人入胜的一部。该片于1966年在香港首映,盛况空前,还在票房收入上击败欧美国家的同种类型的恐怖片,由此再次证实了鲍方的编导功力。

影片《画皮》,改编自清朝蒲松龄著名鬼怪小说《聊斋志异》。整部戏只用了六个布景,两天外景,剧中人物不多,也没有大的场面,演员六七个人支撑一台戏,拍摄周期只有三个月时间,属于“少而精”的小制作。全片故事紧凑,情节紧张,借古喻今,通过鬼的经验教训,警醒世人:凡事要透过现象去看本质,不要轻信表象,受到迷惑。时隔多年,鲍方编导的这部古装恐怖片,其主题和情节处理,依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至今没有任何一部恐怖类型的香港和国产片超越此片。

作者:本报特约撰稿刘澍

昨天去唱K,唱到万水还看到鲍爷爷了。

TOP

其实我永远觉得姜还是老的辣

TOP